观看记录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

    只出场两集半的鹧鸪哨,依然帅我一脸

    2020-04-11 11:54:20明星八卦522阅读

    原标题:只出场两集半的鹧鸪哨,依然帅我

    “我心目中的鹧鸪哨本哨!”

    文|大鱼

    《龙岭迷窟》上线第二周,大家心心念念的鹧鸪哨终于出场。

    虽然上场时间只有短短两集半,但已足够高光。

    无论是只身潜入南宋古墓取敛服☟在线电影院

    还是深入黑水城寻找雮尘珠☟

    剧情都高度还原了原著,高伟光的打戏也是行云流水,十分硬核,让广大网友直呼过瘾。

    在船上教训俄国人这段,动作干脆利落,不说半句废话,不愧为搬山最酷的崽。

    各种大特写也是能帅你一脸

    三集戏刚一播完,“高伟光 鹧鸪哨”就登上微博榜热搜榜,从47一路飙升至第4。

    不少网友表示,还是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真的是我心中的鹧鸪哨本哨!”

    一个演员能遇到完全合适自己的角色无疑是幸运的。

    鹧鸪哨这个角色是高伟光争取来的。

    两年多前的一天,他得到一个《鬼吹灯》系列网剧《怒晴湘西》的试镜机会。

    给他的角色正是鹧鸪哨——Shirley杨的外公,最后的搬山道人。

    在原著中这是一个奇男子:

    阅历极广,精通各地方言风土人情,江浙一带最有名的盗墓贼。

    擅长口技,会学百兽百鸟的声音,所以人送外号“鹧鸪哨”。

    身手不凡,“手持两把德国二十响镜面匣子,枪法如神,擒拿格斗无出其右。”打粽子跟玩一样。

    难得的是,他在盗墓领域还拿了双学位,身兼“搬山”“摸金”两派绝学,在这一行可以说无人能比。

    更要命的是,这哥们儿长得还帅,是《鬼吹灯》里的颜值担当。他是扎格拉玛部族后裔,祖上从欧洲迁居新疆,长得应该是有点儿异域风情。

    但就是这么一个开挂的角色,身世却奇惨。

    扎格拉玛部族身受鬼洞诅咒,族人被折磨了千百年,他们从40岁开始,血液中的铁元素会逐渐减少,血液越来越粘稠,渐渐变黄,最终因血液供氧量减少而导致呼吸困难死亡。

    想要解除诅咒必须要找到雮尘珠,扎格拉玛部族世世代代为此学习“搬山分甲术”,平时以道士身份伪装,并以“搬人道人”自居。

    《鬼吹灯》里四大盗墓派系:摸金、发丘、御岭和搬山道人。其他派系盗墓是为了发财,只有“搬人道人”盗墓从不为钱财,只为寻找雮尘珠。

    鹧鸪哨作为最后的搬山道人,身负搬山一脉的家族使命,为此遍寻古墓,奔走半生,失去挚亲挚爱,最终却一无所获,客死海外。

    他的一生是悲情的。

    这跟高伟光过去饰演的角色都不同,让他有强烈的欲望想要去尝试。

    高伟光天生一张混血脸,单从外形上来看,演鹧鸪哨自然是合适的。

    但导演费振翔之前没有与他合作过,所以还是想先见一下高伟光,看看再说。

    见导演之前,高伟光特地花了点儿心思打扮了一下自己,心想鹧鸪哨这么硬朗,干脆穿件皮夹克吧。

    结果可能打扮得过于精致,费振翔见到他觉得这哥们儿有点儿太帅了,不像个去盗墓的糙老爷们儿,让他回去先等几天。

    两人约了第二次见面。

    为了争取这个角色,高伟光完全不要形象了,第二次见导演之前好几天没洗头没洗脸,刷了个牙就出门了。

    导演再见他又是一惊,心想这哥们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鹧鸪哨是糙,不是脏。

    但不管怎么说,他发现高伟光原来是有改变空间的,最终决定让他来演鹧鸪哨。

    鹧鸪哨打戏多,几乎全程吊威亚。鹧鸪哨一个人的威亚戏比高伟光这些年演过的所有角色的威亚戏加起免费高清影院来还要多。

    有一场戏,他从20多米的悬崖往下跳,连续跳了20多次。

    外形上,导演要求演员造型真实,不能戴头套,高伟光专门接了头发。因为皮肤白,脸上身上都得化“特效妆”,往脏了涂。

    有一场打戏拍了十多天,天天在炭粉里打。有时身上“妆”不够了,还得停下来补补妆。

    刚开始高伟光还有精力让化妆老师给他补妆,拍到后面,只要导演一说补妆,他就直接在地上滚一圈儿,沾一身炭灰,问导演“这妆还行吗”。

    每天回到住处卸妆洗澡,第一遍水冲下来全是黑的。

    管虎说高伟光特别配合,“而且很上进这孩子,一演上三五天以后,逐步就进入那人物状态了。”

    虽然苦,虽然累,但高伟光觉得过瘾,值得。

    梁静看完成片,被高伟光的表演小小震惊了一下,“最终呈现出来的角色,完全让我很惊艳。”

    《鬼吹灯》“骨灰级书粉”潘粤明也给了高伟光很高的评价,说“搬山道人就是他这样儿。”

    潘粤明对高伟光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鹧鸪哨时期,拍完戏两人好长时间没见。《怒晴湘西》豆瓣看片会上,潘粤明一见到高伟光竟然有点儿不太适应,觉得他太白了,“特别亮丽晃眼地就进屋了。”

    一个演员为角色付出多少努力,观众其实都能感受到。

    《怒晴湘西》播出后,网友们纷纷表示,高伟光演活了鹧鸪哨。

    原本定妆照出来时,许多人还担心高伟光会毁经典,结果纷纷被打脸。

    尤其是这段哭戏,完全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怒晴湘西》豆瓣看片会,主持人提到鹧鸪哨那场令人印象深刻的哭戏时,本想让高伟光分享一下拍这场戏的心路历程。

    结果高伟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场戏就比较重要吧,我估计大多数演员都能完成得比我好,剧情铺垫到那儿了,肯定就……没什么问题,大家跟着看就完了,到那个点都会有(情绪)。”

    被问到跟跟潘粤明合作的感受,他说:“得知跟潘老师合作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紧张,你也知道我是……我的戏……嗯……”

    当时现场一片哄笑,后面那些话他没好意思说,但大家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很多人觉得高伟光的回答很谦虚,但与其说是“谦虚”,不如说是真的有一点儿不自信。

    有段时间,他曾经因为演技差被骂上热搜。

    《翻译官》里的高家明,让他成为网友口中的“中戏之耻”。

    那段时间,只要在微博搜索栏里输入高伟光,第一个跳出来的联想词就是“演技”。

    连他的网名“深情的高伟光”都被拿来无情嘲笑,“演一个渣男,还立深情人设,太中二了。”

    网友形容他的演技是“灾难”。

    知乎上有个提问:一个演员的演技能差到什么程度?

    有网友答:高伟光啊,没过比他演技更差的。

    高伟光后来说自己不是一个天生会演戏的演员,但他会听取大家的建议,努力改正。

    过去他不太敢看自己以前演的作品,有时候一场戏没发挥好,自己会琢磨半天,可能这部戏都播完了,他还跟自己过不去。这种情绪要一直持续到下一部戏。

    “你下一个戏要能完成好,你可能会淡然一点。如果下一个戏也没完成好,你会特别纠结。”

    《怒晴湘西》播出后,他倒是能陪着父母一起看看了,“我爸对我的作品特别关注,都看三遍了。”

    那次豆瓣看片会结束后,有书粉对他说:“希望你对自己有信心,你扮演的鹧鸪哨,我特别满意。”

    近几年,高伟光的演技越来越被认可。

    有些人想不通——明明不再是从前的高伟光了,为什么不改名呢?毕竟这个名字难免会让人联想到他之前一些饱受诟病的角色。

    但高伟光对此倒是一点儿都不介意。

    “我觉得也挺好,防止你飘了,始终给你提个醒。”

    鹧鸪哨是无情的,但高伟光依然还是“深情的高伟光”。

    他用这个名字纪念自己的青春,也以这个名字时刻给自己提醒:珍惜机会,好好演戏。

    他说,如果有一天真的想改名了,希望大家能够认可的名字是:

    演员高伟光。

    -----------------------

    插图|文章插图来自《入戏》《龙岭迷窟》《怒晴湘西》截图及网络;

    采访信息来源:《都市女报》《入戏》《腾讯视频》《怒晴湘西》豆瓣看片会

    ,一起真香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799946851@qq.com,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20 www.bt-6.com Theme by vfed 3.1.5